Logo Loading

Forum

蘇七將自己的手帕遞給她,沒有催她,而是...
 
Notifications
Clear all
蘇七將自己的手帕遞給她,沒有催她,而是等她自己調整好情緒。
蘇七將自己的手帕遞給她,沒有催她,而是等她自己調整好情緒。
Group: Registered
Joined: 2021-10-23
New Member

About Me

馮蕊捂臉哭了一會,才顫著嗓音從喉嚨里擠出一句,「迷藥是他從狗洞中給我的,他讓我帶上信件去會面,因為他想要親口念信給我聽,哪知道……」

 

 

 

 

她的聲音哽住,淚眼模糊的迎上蘇七的視線,「我按照他的計劃去了之後,吃了他給的點心,我再醒來,便已經身在這裡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蘇七拍了拍她的肩膀,「所以,這是你們的第幾次會面?」

 

 

 

 

「這是第二次,在花會相識之後,我們便一直靠信件來往,平時我外出,不是有母親伴著,便是與思菊她們幾個一起,壓根沒有機會與他碰面。」

 

 

 

 

蘇七抿了下唇,不得不說,馮蕊這個姑娘的膽子可真夠大的。

 

 

 

 

才與對方見了一面,靠著幾封書信就能對對對方言聽計從。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可知道他住在哪裡?叫什麼名字?」

 

 

 

 

馮蕊搖搖頭,「我不知道……我什麼都不知道……」

 

 

 

 

蘇七見她隱隱又要崩潰,只得停下問話,安撫的與她說道:「沒事了,待我們抓住他,一切就會過去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「我當真是沒臉見母親了,都是我的錯,是我自作自受。」馮蕊痛苦的閉上眼睛,坐在原地悔不當初。

 

 

 

 

蘇七嘆了一口氣,「你母親已經知道關於迷藥的事了,她不怪你,她只希望你好好的,所以,你要振作起來,如今,只有你能幫助官府將兇手抓住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「嗯。」馮蕊擦乾淨眼淚,強迫自己穩住情緒,「我與他是在通雲河會面的,他穿著一身竹青色的衣袍,帶了街面上四處能買著的點心過來,對了,他的右眼角下面有顆淚痣,其它的……便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「通雲河?」蘇七蹙了下眉。

 

 

 

 

兇手拋屍與藏人的時候,應該走的是水路,之前她就猜測兇手有船。

 

 

 

 

她忽然想到了一點,示意馮蕊轉個身。

 

 

 

 

然而,馮蕊的背後沒有一點摩擦的痕迹,腳跟處也同樣。

 

 

 

 

可不對啊!

 

 

 

 

顧子承翻看案卷時,找出了幾樁案子間的共通點,兇手力道小,對幾個死者進行過拖拽的行為,每個死者的後背或腳跟,或多或少都有擦傷出現,馮蕊卻連一點痕迹都沒有。

 

 

 

 

馮蕊不解的問道:「是……是有什麼不對么?」

 

 

 

 

「沒事。」蘇七收回視線,讓她坐好,「那人的個頭有多大?力氣如何?」

 

 

 

 

「他比我高一個頭,是個讀書人,我也不知道他的氣力如何,但我嗅到他身上有股子藥味,他與我說,他前段時間病了,近期才好轉了些,對了……」

 

 

 

 

馮蕊想起自己還沒說兇手的名字,「他姓古,喚飛宇,至於他的住址,我還未來得及問他,便昏死過去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蘇七見她說得差不多了,讓她先休息,她起身前往隔出來的隱蔽空間。

 

 

 

 

夜景辰正在看裡面的木牆。

 

 

 

 

上面全是斑駁的血跡,滲進了木頭裡面,幾乎將木牆染成了暗紅色。

 

 

 

 

另外,靠近牆角的地方,還有一道道抓撓出來的痕迹,由此可見,以前被關在此處受虐的人,經歷了多大的痛苦與絕望。

 

 

 

 

「有線索么?」蘇七收回視線,朝夜景辰問道。

 

 

 

 

夜景辰搖搖頭,「裡面的痕迹大多是以前留下的,除此之外,沒有新的線索出現。」

 

 

 

 

蘇七大與他對視一眼,「以目前的情況來看,兇手將馮蕊綁來此處后,便離開了,我們發現這個地方之前,他都沒有再過來,所以木屋裡幾乎沒有他留下的痕迹,難道,兇手是準備今天晚上施虐殺人么?」

 

 

 

 

夜景辰沒說話,黑眸微斂。

 

 

 

 

這時,馬縣令走了過來,朝他們稟道:「攝政王爺,王妃,下官又帶人將其它房間搜過一遍,只有這間房中有古怪,依王妃娘娘看,接下來該如何?」

 

 

 

 

蘇七看了他一眼,「馮姑娘說了,兇犯名喚古飛宇,是個讀書人,比他高一個頭,身上有藥味,著竹青色衣袍,右眼角下面有顆黑痣,你按照這些個特怔尋人吧。」

 

 

 

 

「是是是。」

 

 

 

 

「還有,我推測兇手是運用了木船行兇,你讓人四處搜查一遍,周邊有沒有來歷不明的木船,再沿著通雲河河道走訪一番,在昨日馮姑娘失蹤時,可有什麼人看到過船隻,以及她與兇犯。」

 

 

 

 

「好。」

 

 

 

 

一行人確定木屋裡沒有其它線索后,除了派兩名官差蹲守在此處外,其餘人全部撤離。

 

 

 

 

回到縣衙,夜色已經降了下來。

 

 

 

 

馮自傑夫婦收到消息,匆匆的趕過來,見到自己女兒平安歸來,三人抱在一起,一會哭一會笑的,令人動容。

 

 

 

 

待他們的情緒平復好了后,三人才一起跪下,感激的朝蘇七所站的方向磕了三個響頭。

 

 

 

 

蘇七制止不住,只能由了他們。

 

 

 

 

磕完頭后,三人才站起身,呂氏說道:「我們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感激王妃娘娘的大恩大德,這輩子還不了,下輩子便給王妃娘娘當牛做馬。」

 

 

 

 

蘇七朝他們走近了兩步,關切的看了一眼馮蕊,「雖然馮姑娘說,兇犯未曾做過什麼,但以防萬一,我還是給馮姑娘做個檢查吧?」

 

 

 

 

她原以為都是女人,呂氏疼女兒,會巴不得她替馮蕊檢查一番。

 

 

 

 

然而,她的話音落下后,呂氏卻拒絕了她的好意。

 

 

 

 

「不……不用了,蕊兒遭此劫難,我們還是將她帶回去好生安撫比較妥當,有我們陪著,她會好起來的。」

 

 

 

 

馮蕊也附和的點點頭,「多謝王妃娘娘關懷,我真的沒事,他只是將我綁去了那裡,還未來得及對我做些什麼。」

 

 

 

 

蘇七看了她們一眼,眉心微攏,「如此,我讓幾個官差送你們回去。」

 

 

 

 

「多謝王妃娘娘。」三人又道了謝,而後才在官差的護送下離開。

 

 

 

 

蘇七看了他們離開的方向一會,感覺到夜景辰出現在自己身側,她才回神,「好像有點不對勁。」

 

 

 

 

「哪方面?」夜景辰握住她的手。

 

 

 

 

蘇七的臉色凝重了幾分,「所有!」

 

 

 

 

具體是什麼,就連她自己也說不清楚,只是有那種感覺。

 

 

 

 

她吩咐了馬縣令再查一查木屋的主人,然後與夜景辰一起離開縣衙。

 

 

 

 

回客棧的馬車上,蘇七借著車廂里昏黃的燭火,直直的盯著他,莫名的,她又想到了顧隱之那封信,以及那些葯……

 

 

 

 

In the event you loved this short article as well as you desire to be given guidance concerning 聽父親的話,再打量打量眼前的鐵衣,果然身家也很顯赫啊。 - 網絡小說Club kindly visit our web site.

Occupation

聽父親的話,再打量打量眼前的鐵衣,果然身家也很顯赫啊。 - 網絡小說Club
Social Networks
Member Activity
0
Forum Posts
0
Topics
0
Questions
0
Answers
0
Question Comments
0
Liked
0
Received Likes
0/10
Rating
0
Blog Posts
0
Blog Comments
Share: